主页 > 文化 >

嫖幼案背后可耻的文化论

2020-04-01 10:40   来源:未知

  然而,在全国人民的声讨中,今天,我在某知名门户网站首页,却看到一篇《其实这是咱的文化》的奇谈怪论(),不到半天点击已过2万。这篇奇文将“嫖宿案”提升到“中国男人的情结”的文化“高度”,道貌昂然地提出“出了这样的惨剧,除了谴责犯罪嫌疑人,是不是也要反思一下咱国家的文化?”

  看到这种言论,我的肺都快被气炸了。嫖宿算哪门子的中国文化?!中国文化博大精深、源远流长,有各种各样的形式和内涵,有精华当然也有过时、保守的东西,但这种灭绝人伦的恶行,从来就没有成为我们这个国家的文化遗存。

  何谓文化? 曹·国正《博弈圣经》有一段文字学的解释:文化在汉语中实际是“人文教化”的简称。前提是有“人”才有文化,意即文化是讨论人类社会的专属语;“文”是基础和工具,包括语言和/或文字;“教化”是这个词的真正重心所在:作为名词的“教化”是人群精神活动和物质活动的共同规范(同时这一规范在精神活动和物质活动的对象化成果中得到体现),作为动词的“教化”是共同规范产生、传承、传播及得到认同的过程和手段。

  文化是一个非常广泛的概念,给它下一个严格和精确的定义非常困难。人类从“茹毛饮血,茫然于人道”(王夫之“《读通鉴论》卷二十)的“植立之兽”(《思问录·外篇》)演化而来,逐渐形成与“天道”既相联系又相区别的“人道”,这便是文化的创造过程。当代人学家,文化学者张荣寰在2008年3月重新界定文化,阐明文化是人的人格及其生态的状况反映,为人类社会的观念形态、精神产品、生活方式的研究提供了完整而贴切的理论支持。传统文化是中国古圣先贤几千年经验、智慧的结晶,其核心就是道德教育。在当前文化缺失、物欲横流的大环境下,有不少人误认道德是限制人们行为的条条框框。其实,有道德的生活才是真正正常、幸福的生活。

  正所谓天有天道,人有人道。把嫖宿称之为男人的情结,乃至中国的文化,是一种无耻的形而上学。它哪一点合乎天道、人道?

  从古至今,从中到外,嫖宿(或)都不曾以主流、光明形式出现于大众生活。在历史长河中,这种有违天道、人道的病态恶习,尽管从未绝迹,但始终隐藏在阴暗的角落,即便是作恶者本人,也未有敢于公开示人引以为荣的。震惊全世界的奥地利“兽父”,不见容于欧洲,同样也不见容于东方社会。

  在西方,知名的《洛丽塔》是当代“恋幼文化”的代表,但这个中年男子与一个未成年少女的畸恋故事,始终充满了情堕落者阴恶的罪恶感。洛丽塔只不过是主人公亨伯特意识的产物,是他异想天开地企图从外部的现实和时间中抢夺出来的一个幻想。即便如此,在宽容的西方社会,也被主流社会评价为“令人憎恶的一本小说”。

  在这篇令人恶心的怪论《其实这是咱的文化》中, 作者称“别的国家只有少数性者有恋童癖,但中国几乎95%的男人内心都暗藏着一个的愿望。剩下5%是同性恋者。” 我不知道作者的数据从何而来,很可能只是作者的杜撰或臆测。诚然,习水嫖幼案的背后,有着现实的背景,它暴露出一些地方社会管理的混乱和道德的败坏,不仅是习水,这种现象在其他地方也时有发生。但每一个有理性、有道德感的人,都不会容忍这种无耻的所谓情结。习水案之所以引发举世震惊、全民讨伐,正是因为它不容于主流社会和主流文化观念,让我们深感愤慨和排斥。

  在文化缺失、物欲横流的当今社会,嫖幼、成为一些暴发户的“爱好”,甚至是有身份的标志,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哀。但这一现象并非中国独有,在西方照样有一些衣冠楚楚的所谓上层人士,以阴暗的心态和令人作呕的行为,满足这种病态的性需求、好。

  这种病态、畸形的需求,其实根本就不是文化,而是一种病态的恋童癖。弗洛伊德指出,恋童者大都是无适当性对象、自制力与个体意志薄弱的性无能者。恋童者通常有各种各样的性问题,这些问题可能是性心理发育不成熟,或是它种心理因素(以及社会因素)引起的性功能障碍。

责任编辑:admin

相关阅读

稿件、媒介合作:media@mitiplus.com 客服、投诉建议:service@mitiplus.com